我不要當姐姐可愛的寵物1-4   人妻小说 

第一章



放學的鈴聲在這座窄小又有點曆史的校園?回蕩,大開的校門陸陸續續走出

一群又一群群青春喧嘩的少年少女們,或呼朋引伴,或交頭接耳,「叽叽喳喳」

到處都洋溢著年輕的生機與色彩。



一個瘦瘦高高的東方少年不發一語地走在人群的最後,黑發黑眸在這群西方

人種?顯得很是醒目,但最特別的還是他那靜谧的氣質,獨自一人走著,沒有同

學和朋友的相伴,深色的冬季校服穿在他身上有一種貴族挺拔的味道。



白皙的皮膚、乾淨的黑發,眼睛深邃似不含絲毫雜質的黑曜石,清清冷冷,

輕抿的唇,斯文而俊秀,年輕的臉龐有著一片東方神秘的甯靜。



他隻是一個人不快不慢地散步著,穿過校門轉左走了一百公尺到達一個捷運

入口,再搭上十五分鍾的捷運走出去,走上五分鍾的腳程,來到一幢五層樓高的

乾淨舊公寓前。



低低的深色積雨雲層越堆越厚,雲邊刮擦而過的風帶來強烈的蕭肅氣息,巴

黎的冬天濕潤但不算特別寒冷,不過最近氣溫卻降得很厲害,空氣中彌漫著一種

即將傾盆大雨的壓抑。



老式的公寓樓層雖不高,但沒有電梯,他直接爬上三樓階梯,來到梯口右邊

長廊底的一個大木門,按了按門旁的安全密碼,清脆的「滴」聲過後,推開的門

後,迎接他的是一室的溫暖。



循環中的暖氣正暖烘烘地隔絕外邊的寒冷,淺淺的橘色精油燭光將室內奢華

精緻的擺設映照得分外美麗,空氣中還漂浮著甜美而芬芳的氣息。



明亮的少年眼眸中,瞧見玄關?那雙淩亂的金色高跟鞋,閃過一抹複雜的情

緒。



繼續往?走,還未打開的三個大大行李箱被隨意擺放著,上頭代表昂貴與金

錢的燙金花體字母,囂張地直刺眼內。把手上,飛機託運的標籤還未撕下。



果然。



他輕輕地歎息往空間內部走去,華貴皮草、鮮紅色的洋裝衣裙還有一條黑絲

襪,從起居室一直到臥房沿路不規則灑落,美麗性感的黑色蕾絲胸罩被肆意地抛

到沙發扶手上挂著,一條輕薄光滑的同款絲質內褲在半敞的臥室門口的踏墊上大

剌剌地躺著。



一路徐徐走來的身影在門口幾不可見地頓了一頓,十幾秒過後,那扇門被一

隻纖細的手輕輕地打開。



如戰場般的臥房,到處都是胡亂扔著的雜物,化妝台上亂七八糟的保養品和

化妝品,一室淩亂中,雪白大床上的美麗女體傳來輕微而規律的呼吸聲。



絲質床單被褥間,一片肌膚晶瑩剔透如牛奶般幼滑細膩,讓人忍不住想伸手

去撫摸,腳趾如白玉雕成般,隻隻粉色的腳趾甲像綻放的花瓣,延伸自纖細的腳

踝,線條優美的小腿,往上連接著雪白的大腿在纏繞的薄被下纖長而誘人,起伏

玲珑的優雅曲線是怎麽都掩蓋不住的,勉強被遮住在棉被下那妖娆飽滿的酥胸,

隨著主人的呼吸起伏,深深的溝壑也微微地顫動。



柔亮漆黑的長發如海藻般放肆地披散在潔白的枕頭間,柔媚美豔的側臉,卷

翹高挑的睫毛、漂亮英挺的鼻子,還有那張鮮嫩欲滴的嘴唇。這個躺在床上的香

豔女體有著小女孩的純真睡容,哪怕是熟睡都讓人驚豔不已。



很顯然,薄被下的女體,身無寸縷。



少年站在床邊默默地看了足足五分鍾,忍住掀開被褥的沖動,輕手輕腳卻又

熟練無比地開始收拾這間被已經糟蹋得不忍目睹的香閨臥房。



用過的化妝棉和紙巾由化妝台被快速地掃入垃圾桶,桌面上傾倒的瓶瓶罐罐

也被一一扶好擺正,化妝台上再度回歸井然有序。



微濕的毛巾、大浴巾被丟進洗衣籃內,敷過的面膜被撿進垃圾桶,散落在地

上的吹風機拔下插頭收入抽屜內,又把亂踢的拖鞋擺好,歸位回鞋櫃。少年的動

作又輕又快,動作熟練且迅速,不到三分鍾,這間淩亂的臥房又回複到整潔而舒

適,重新像是一個女人的房間。



擡頭,望著那仍在熟睡的可人兒,少年慢慢走到起居室,打開一個名牌行李

箱,將?面所有的衣物分門別類地擺入待洗的衣籃內,其餘兩個?的物品也都整

理出來,空空如也的皮箱被擦乾淨後,妥貼地收好在屋內的一角。



將客廳和浴室被弄亂的地方全部重新再整理一遍。哪怕這整個空間,他昨晚

才徹底地清潔過一次,半個小時內,五十多坪的房間再次恢複原本的典雅精緻,

重新整潔乾淨。



他的動作熟練而有效率,並且可以完全不發出一點聲音,從頭到尾,除了暖

氣空調的輕微悶響,房子?都安靜得如無人般,像是已經演練過千百次似的,彷

彿他閉著眼睛都知道什麽東西該擺在什麽位置。



擡起手腕看了看手錶,時間即將來到七點整,他站在開放式廚房的流理台前

翻出食材,開始準備餐點。



飽滿的番茄水洗過後更爲明亮,圓潤的雞蛋、新鮮翠綠的蔬菜,肥美的牛肉

在爐上飄出濃郁的香味,清理好的鮮魚身上泛著飽滿新鮮的色澤,早就泡好的乾

貨是那麽圓胖可愛。



少年在清澈的流水聲中仔細地滌著米,厚重的校服在溫暖的房內早已經脫下

來,一身熨得筆挺的雪白襯衫,袖子折在手臂上,一舉一動都沈穩自若。



幕然,一雙光滑細嫩的手悄悄地纏上少年的腰際,一個香馥的身子從後面貼

了上來,濕潤灼熱的舌慢慢地、突襲地舔過他的耳垂,他的身子輕輕地一僵。



「我好餓喔~~」聲音嬌軟帶著些許喑啞嗓音,十足迷人。



少年動作微微一頓:「飯馬上就煮好。」



「我餓了。」語調帶有諾諾撒嬌的磁性。突然,柔軟的舌順著他的耳垂一直

向下,在他頸間肌膚上一點一滴地舔舐。



「再十五分鍾。」



「轉過來。」聲音帶著勾人的命令腔調。



他依舊沈默,可呼吸的頻率和深度卻忠實悄悄地改變。



可那舌頭越來越放肆,纖長的手指還不停地在少年胸前摸索著,一粒一粒解

著少年的襯衫扣子。



「這樣……不可以。」少年擡手按住那雙不乖的手。歎息,投降,他轉過身

來,卻在下一秒呼吸整個停滯——貼在他身上的女子,居然不著寸縷!



每晚細心保養呵護的肌膚光潔無瑕,在淺橘色的燈光下顯得如珍珠般柔潤,

那酥胸、細腰、翹臀、長腿,那每一分每一寸都是得天獨厚,美得讓人屏息。



黑亮的卷發自然地披散下來,將飽滿的瑩乳半遮半掩,絲絲縷縷的漆黑發絲

襯托得她的胸前肌膚愈發細膩如雪。瓜子形的臉蛋、水汪汪的眼眸,配上輕咬的

鮮豔嘴唇,素顔脂粉未施卻依舊妖媚無比,這個女人就是天生明豔勾人的尤物。



女人就那樣赤裸裸地站在他的面前,任少年打量,眼?的光芒像星星般微微

地閃耀,彷彿在透露著輕輕的耳語般。女人的唇邊帶著微微的笑,彷彿在他面前

赤裸好像是一件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情。



白皙的膚色出賣了少年,年輕的臉龐些微的顔色變化難以遮掩:「你……爲

什麽不穿衣服?」



「臉紅啦?」女人的聲音?面帶著笑:「真可愛。」



這次是真的臉紅了,但卻不僅僅隻是因爲害羞:「不要說我可愛!」



「生氣了?」細嫩的手指撫上少年的頰畔,傳來的熱度讓女人唇邊的笑意更

明顯。真是,太可愛了!



「我來給你降降火,好不好?」不等少年的回答,她直接吻上他的唇,伸出

舌頭在他唇上色色地舔吮。少年很生氣,身體一點都不願意配合。可是女人不介

意,很有耐心的在他唇上反覆舔著,知道怎麽吻、怎麽親可以讓少年動情。



一點一點輕啃過少年的下巴,再回到唇上,細細地舔,慢慢地吻,手指從他

的肩膀滑至他的胸膛,再輕劃過少年漂亮的鎖骨,繼續之前未完成的任務。



一個圈圈、兩個圈圈、三個圈圈……少年再度按住女人畫圈圈的手指,終於

妥協地張開嘴唇。女人的舌滿意地探了進去,靈活地在少年唇內撫擦,先是舔過

他的牙龈,在那敏感的地方再三逗留,再鑽進去勾引他的舌。



畢竟年輕,畢竟心軟,還有血氣方剛,少年的舌展開反擊,攬住那纖細的腰

肢,將女人緊緊地抱住。



女人化主動爲被動,任由少年親吻,手指卻忙碌靈活地解著他的衣扣,將他

的襯衫解開,手指在少年的胸膛挑逗地撫摸著。她清楚地知道他所有的敏感點,

瞭解撫摸哪?少年最有感覺,當美女指腹刮搔過他的乳頭時,果然聽到少年的喘

息聲。



女人一向最懂得怎麽去勾引他,而少年,從來都不是她的對手。



他歎息著,手掌在女人的後腰摩挲撫摸,灼熨往上。女人的身子在他身上妖

娆起伏,動作間少年的襯衫被她褪了下來,赤裸光滑的皮膚與她的雪膩肌膚纏綿

相擦。少年的呼吸變得粗重,白皙的臉龐瞬間漲得通紅,眼珠子又黑又亮,一雙

大手掌揉上女人的飽滿,那種無法掌握的豐腴讓少年滿足地微閉眼眸激動起來。



女人像蛇一般,腿兒纏上他的腰,用自己最柔最水的部位緩緩地摩擦過少年

強健的軀體,引來他熱切的回應,灼熱的手掌撫上她的大腿,爲那?那不可思議

的潤滑而歎息,隔著長褲的布料,少年急急地在她腿間頂弄。



「別這麽心急。」女人唇邊的笑更甜更嬌,卻在下一瞬間一把推開少年,後

退幾步,將從他身上脫下來的襯衫穿到自己的身上,一邊扣上鈕扣,一邊朝少年

笑著:「我現在有穿衣服了喔!」



他傻眼,喘氣地望著女人,無法置信。



如瀑的長發垂披在純白的襯衫兩旁,女人的軀體曲線玲珑,身材妖娆,少年

的襯衫長度剛好到她的膝上,兩條白嫩嫩的大腿搖晃著若隱若現,可是殺傷力並

不比之前完全赤裸要低,因爲少年非常清楚襯衫之下她的身子是如何絕美尤物,

女人的一切他都清楚,包括那最最隱秘的……



看到少年的喉結上下起伏,她的笑容愈發嬌豔,女人靠近他,玉手在少年胸

前緩慢地撫過:「我的晚餐呢?」



少年伸手去抓她,女人卻如魚兒般狡猾地溜走,漆黑的卷發在少年掌心癢癢

地刷過,帶來強烈的顫栗感。女人唇角微彎朝他回眸一笑:「你的十五分鍾快要

到了。」



她是魔女。



少年即便年輕卻也氣盛,如果就這樣任她放肆地玩弄一番再被丟開,那絕對

不是少年的性格。玩弄從來都是要付出代價的,逃開的女人剛跑到客廳就被少年

一把推倒。



乾淨雪白的襯衫再次被扯下來,少年的長褲都來不及褪下,而她卻已是渾身

赤裸。豐滿圓潤的乳房被灼熱的大手緊緊地握住,少年反覆愛戀揉搓,女人細緻

玲珑的腰壓低,挺出一個漂亮的線條,臀部高高地翹起來,就著這樣的姿勢,少

年的身子抵在她的身後悍然進攻。



「啊……」一記兇狠的戳入,女人的頭隨即仰了起來,烏亮的秀發在空中飛

揚起,眼眸閃耀著晶亮,紅唇鮮豔。



少年握緊她,緊得可以清晰感覺到女人的心跳在他的掌中「噗通、噗通」。

挺進!一下接著一下,少年的動作又瘋又快,他喜歡這種影響到她的感覺,也喜

歡女人爲他準備好的甜蜜濕滑。



手掌移到他們結合的部位,那?早就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盈了滿掌的濡濕,

一指重手按在頂端的敏感處,女人的身子像觸電般弓起來,呻吟聲變大。再驕傲

再矜貴的女王,此時此刻在少年男子的身下也是柔媚似水。



少年的手掌往上,擡起她的下巴轉過來,一頭重重地堵過去,張嘴,拖出女

人的舌頭如饑似渴地吮著。



女人一向都能夠跟得上他的熱情,柔軟的手也不甘示弱地往後摸住少年的身

體,撫到那被她的黏液弄得更滑更冰涼的炙熱肉棒,女人又重又輕恰到好處地往

底部一捏,身後的男孩果然受不住地直喘起來,身下的動作愈加發狂。



「嗯……啊……阿宇……」女人長長地呻吟出來,喚著他的名字,在一抽一

撤之間,語不成句:「換……換姿勢。」



女王的命令,少年欣然遵從。



躺在松軟乾淨的地毯上,女人如遠古出征的亞馬女戰士般騎跨在他的身上,

婉轉起伏,肆意逞歡。她按照自己最喜歡的頻率和力度來擺動,她一向都知道該

如何讓自己快樂,纖細的腰扭起來尤其誘人,雪白柔嫩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不斷

地彈跳,美景如斯。



少年的手撫在她挺翹的臀上,原本如墨般冷靜漆黑的眼瞳此時變得通紅,俊

秀的臉龐有幾分興奮的扭曲,白皙的臉頰如醉酒般帶著淺淺的紅,眉目分明,唇

紅齒白,看來分外驚豔俊美。



強烈的快感不斷地攀升,少年忍不住開始挺動身子去迎合女人的動作,卻惹

來女王的不高興,她停了下來,手掌在少年赤裸的胸膛上懲罰地一捏,晶眸微瞇

道:「誰準你亂動的,嗯?」



少年「嘶嘶」地抽氣,一下一下揉搓著她飽滿的臀肉,催促著女人。



「你不乖。」女人停在那?,腰兒微微地畫著圈扭動:「要受罰!」語音剛

落,她的身子猛地一絞,「唔……」少年重喘起來,再也忍不住暴動反身將女人

壓下,擡起她的右腿,狠狠地頂進她的深處,進行最強烈的沖刺。



他入得既深又沈,每一下都抵到了女人的緊處,那種激烈的刺激讓女人的活

動軟了下來,清甜的嗓音聽起來又嬌又媚,十分銷魂。



這樣的感覺實在太過美好,少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在女人身上縱情

深耕,一波波強有力的攻勢,直直將女人逼到最極緻的美好。



「啊……」女人尖叫著縮起來,眼?腦?一片空茫,手指用力地掐進他的皮

膚?,身下氾濫如潮水。在她一陣緊過一陣的收縮痙攣中,少年強勁地沖刺,最

後抵住她喘息釋放……



************



餐桌上面,新鮮飽滿的蝦子美味彈牙,鮮魚清甜,香菇味濃,胡蘿蔔色澤明

亮。原本豐富的大餐變成了最簡易也最美味的海鮮燴飯,除了幾不可聞的一絲絲

焦味,再配上一碗清燉牛肉湯,可口依舊。



郭璟儀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頤,她是真的餓了,燴飯吃得很急切,儀態卻還是

很好看,自然卷的長發松散地披在肩後,身上穿著的還是少年那件白襯衫,纖細

的腰,雪白的細腿,美麗妖娆。



馬泰宇換了另一件襯衫坐在女人對面安靜地吃飯,動作斯文,神情專注。



她懶懶地擡眸望向那個最喜歡裝深沈的小鬼,啧啧,明明剛才還瘋狂得要吃

人般的沈迷,現在卻一派磊落君子樣,讓她忍不住想要去逗逗他:「好吃嗎?」



他擡眸望向她。



她拿起碗?的杓子,軟嫩的舌一點一點地慢慢舔舐著,將上面香濃的醬汁細

細地緩緩地舔掉,一雙晶亮的媚眼卻微笑地望著他,她細瓷般的白皙瑣骨上還有

他之前縱情留下的淡粉紅印,隨著她的動作在松開的襯衫領口時隱時現。



少年手?的刀叉猛地一掉,瞳孔收縮,半晌,乾涸的喉嚨?才勉強擠出兩個

字,回答:「好吃!」



「阿宇……」刻意拖長的尾音帶著強烈的魅惑,女人的身子越過餐桌,俯到

他的面前,襯衫的領口向前半敞開,她伸舌舔過他的唇瓣:「那……是我好吃,

還是食物好吃?你說說呀!」



少年的呼吸一窒,沒有抵擋住這麽強烈的誘惑,伸手想要將女人拉入懷?,

她卻笑著推開他,坐回自己的座椅上,搖搖頭:「我累了!」



明確的拒絕,也是事實。



忙碌而少眠的工作一個禮拜過後,女人的體力早已透支,今天上午下飛機回

家後隻睡了足足五個小時,剛剛那場激烈的男歡女愛,又將她好不容易補充回來

的體力消耗殆盡。



「我的腿很痠耶!」女人嬌嬌地抱怨。



當然痠,剛剛被他壓在地上狠狠地沖撞了半個多小時,能不痠嗎?想到之前

的那場縱情,少年的眼眸更深。



「一會我要泡香精澡抒壓,你幫我按摩。」女王理所當然地下令。



泡澡?氤氲熱氣的浴缸中,女人躺在雪白的泡沫中,比泡沫更潔潤的是她的

雪白皮膚,又光又滑,那樣的美妙畫面,光是想像就已經讓少年……



「你在臉紅什麽?」女人修長的手指交疊托在腮下,打量著少年:「是不是

又在想什麽邪惡的事?居然還臉紅,真可愛。」



「不要說我可愛!」少年瞪她一眼,不滿抗議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怎麽不是呀?生氣的樣子明明就是呀!



少年的五官長得很是秀氣,天生娃娃臉,偏偏皮膚還是那種怎麽都曬不黑的

嫩白,更添稚氣,襯得嘴唇愈發紅潤,再加上年紀小,還未脫男孩的單純,青青

嫩草一株,怎麽看怎麽可愛。可這株嫩草卻已經被她捷足先登,吃乾抹淨了,真

是太美好了!



女人伸手握住他的手掌:「我家阿宇越來越可愛了呢!」



這女人惡習不改,總是愛逗他,但他可以對任何人冷臉,偏偏對這女人……

舍不得。甩開她的手,卻又生起了悶氣,隻能沈默地低頭繼續吃東西,當作沒聽

到。



真是彆扭呀,郭璟儀笑著將自己的餐盤推向他:「哎唷~~我手好痠,你喂

喂我吧!」才不管少年是不是在生悶氣,大小姐命令得理所當然,令人發指。



可他卻還是照做,在女人大剌剌地坐到他的腿上,窩進他的懷?時,少年拿

著杓子一杓又一杓地將濃郁美味的海鮮燴飯喂入她的唇內。



很明顯女人被他伺候慣了,享受得緊,舒服地微閉眼睛,頭靠在他的肩上,

隻要張嘴負責咀嚼就好。這樣的行爲他們早就已經無比熟悉,他喂她一口,自己

一口,兩盤並作一大盤的海鮮燴飯兩人分食,彼此親昵無間。



少年的年紀雖小,但卻非常細心,喂入她嘴?的每一口都大小合適,恰到好

處。她想喝湯時不必開口,動動心思,貼心的湯匙已經遞到唇邊。



滿滿一大盤海鮮燴飯在他的親密喂食下,兩人吃得乾乾淨淨,當然大部份都

進了少年的肚子。他起身去廚房將切好的進口台灣芒果端出來,女人一邊漫不經

心地吃著水果,一邊看他收拾桌面的碗碟。



少年做家事的樣子,看起來賢慧得不可思議,他的身材非常高大挺拔,已經

長到一米八,可是還有繼續長高的趨勢,卻又不是那種大塊頭的肌肉壯男型,他

比較瘦。可是女人知道,那秀氣表面下可都是緊實的肌肉,淺藍色的格子襯衫穿

在他的身上,格外顯得氣質彬彬、斯文儒雅。



怎麽會有這麽乖的小屁孩呀!聰明又能幹,最重要的是勤快,而且脾氣好得

可以任她欺負,可見自己的眼光從來都不錯,從小就有證明。



「阿宇。」她朝他勾了勾手指,少年俯身過來。



少年唇上被烙下一記帶著芒果香甜的吻,女人晶亮的眼眸?滿滿的喜悅和滿

足:「芒果很甜唷!」



她更甜,隻要她朝他這樣笑著,少年就會有一種想要將自己的所有通通都塞

給她的感覺,可他的全部又能有多少?



低頭扶住女人的後腦勺,更深地吻住她,在她唇內嚐到了芒果那種獨有的濃

郁香味,更嚐到了自己心?的那絲苦澀,越吻越深,就越舍不得放手,怎麽可能

放手呢?



隱隱約約之間,手機的音樂鈴聲響起,他們正吻得難分難舍,想直接當聽不

到,可偏偏打電話的人像是在跟他們比耐性似的,鈴聲響了一遍又一遍,死活不

想結束。



女人在他唇下歎氣,輕推開了他。少年不舍地松開她的唇,舌頭還眷戀地在

她唇上輕舔。



「把我的手機拿過來。」大小姐指使道。



少年欣然從命,也不必問她手機放在哪?,因爲她肯定是不知道的,每次都

亂丟,直接循著音樂聲尋找,終於在她的房間枕下摸了出來。



「是誰?」她小姐連伸手接都不肯。



「傅小姐。」傅氏的千金大小姐,郭璟儀的手帕交,也是郭家未來的大嫂傅

筱棋。



「喔!」女人挑起一片金黃的芒果肉放入唇內:「你幫我接。」



他沒有異議地按下通話鍵,手機那端傳來的女性嗓音已經稱不上是溫柔了:

「郭璟儀,幹嘛這麽久才接我電話?」



都是嬌寵出來的大小姐,脾氣都不是一般的差,而且傅筱棋還有個郭信譚在

捧在手心?放肆縱容著。



「傅小姐,我是馬泰宇。」清清冷冷的聲音,冰凍了大小姐的發飙。



在手機那端停頓了幾秒後,傅筱棋衡量了下,發現自己好像不太敢惹這個沈

默的少年,口氣稍緩:「郭璟儀在嗎?」



看了眼那個怡然吃水果的女人,少年回答:「在。」



「那叫你姊來聽我的電話。」



馬泰宇握著手機的掌心微微地一緊,然後走到她身邊,將手機遞給她:「她

要你聽。」



「真麻煩。」郭璟儀抽出濕紙巾擦了擦手,接過來,很不耐煩地問道:「幹

嘛啦?」



要說這世上還有誰比大小姐的傅筱棋更大小姐,那個人非郭璟儀莫屬,兩強

相遇,必有一弱,傅筱棋就是弱的那個。



「我是想問你們今年耶誕節有沒有什麽活動安排,你哥希望你們可以回家一

趟……」



「十二月份的事情,你現在就來問我,我怎麽會知道?」沒好氣地打斷她:

「你會爲這種事情打電話?哼哼,從實招來,有什麽話快點講。」



「哎呀,講話幹嘛這麽直接。」那邊嬌笑著:「人家我是想約你下個禮拜陪

我去米蘭看服裝秀呀!」



「沒空。」看秀?她剛從忙得昏天黑地的秀場趕回來,一點都不想再去重溫

舊夢,還是個惡夢。



「璟儀,你最好了,你陪我去啦!」



「你找我哥,你老公陪你呀!」誰都知道郭家那位工作狂大哥對自己的女友

千依百順,抽空去看個秀而已,有什麽難的?



「他去上海出差,最快也要半個月後才能回來。」



難怪她大小姐過來纏她。郭璟儀耳邊聽著好友講話,可眼眸卻不自覺望向那

個安安靜靜地繼續收拾碗碟的男孩,明明動作依舊乾淨俐落,輕手輕腳的,可爲

什麽她會明顯感覺到他在生氣。



爲什麽突然就生氣了?



「我跟你講喔,你家弟弟怎麽剛剛講電話,語氣還是那麽冷冰冰的,一點改

變都沒有?快把我凍死了呀!他平常對你難道也是這樣?」傅筱棋突然轉話題跟

她抱怨。



弟弟?原來原因在這?。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