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1-7   人妻小说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一)鄉情



金烏展翅,皎月挂枝,黑白輪換,四季更替,年複年日複日,隨著河水的僵緩奔流、隨著風云變幻,生活在這片熱土的人,也在瞬息萬變中,向著前進邁著步伐,那樣的生活,酸甜苦辣,每一個人都要經曆,都在經曆著。



社會的進步,人這種支撐整個社會空間的主體,也在不斷的進步著,不斷的探索著,不斷的推進著社會的發展。親情、愛情、友情構成了整個社會、工作環境、家庭環境的重要組成,我們離不開這些感情牽絆。我們就是活在這樣多姿多彩的社會環境中,在這里,我們不斷嘗試新鮮的刺激的各種各樣的生活,在這里,找到屬于我們自己的一種生活方式。



魏喜,一個52歲的中年男人,曾經當過兵,性格開朗的他,面對任何事情都是平淡中笑對人生、積極樂觀,一米七的身高,腰板始終是那樣的挺直、一絲不苟。



今天早上,他跟著兒子兒媳婦去給姐姐過60大壽,「孩子還小啊,也不用麻煩你們陪我去」魏喜側身回頭看著兒媳婦離夏懷中的孩子說道,「爸,沒關系的,多出外走動走動,對孩子也有好處,今天是我姑姑60大壽,這個日子,咱們一家人熱鬧熱鬧挺好的」離夏哄著兒子笑呵呵的對著公公說道。



離夏是魏喜的兒媳婦,和自己的老公魏宗建結婚五年了,去年的時候,誕下了自己和丈夫的愛情結晶,活潑、賢惠、懂事、孝順,家里家外打理的有條不紊,是丈夫眼中的好妻子,公公眼中的好閨女。



「呵呵,你們姑姑啊,60了,這回還說呢,建建沒時間的話,就不用帶孩子過來了」魏喜滿臉慈愛的沖著小孫子說道,司機魏宗建不疾不徐的開著車子,渾厚的男中音頗有磁性魅力「那怎麽可以啊,小的時候沒少在姑姑家蹭食,姑姑那麽疼我,她過六十大壽,除非是我出差了,實在沒辦法了,她生日這個日子我怎能不去呢」,宗建沈穩的說著,似乎勾起了小時候的回憶,想到姑姑對自己的種種的好,他會心的笑了。



「建建這孩子啊,就是口有點悶,三伏飲冰水,人情還是知道的」魏喜欣慰的沖著自己的兒媳婦說道,「呵呵,他呀,那個沈穩勁,要是換了急脾氣的人啊,還真受不了他呢」離夏和公公有說有笑的,魏宗建也不再搭言,自己就那樣悶頭開車,一會兒的功夫,就到了姑姑家。



姑姑家在農村,離宗建老家也不甚遠,這幾年他結婚后,父親和姑姑來往的不似以前那麽勤了,不過整體看,姑姑家還是那個樣子,沒有什麽大的變化,下了車,宗建和離夏陪著父親走進漆紅大門。



姑姑正在看電視,看到弟弟一家來了,忙不疊讓了進來,姐弟倆閑聊了起來,此時電視正在播放著老年人的生活問題,姑姑慨歎的說「建建啊,有時間就多陪陪你爸爸」,姑姑沒有再多說什麽,其實宗建和離夏心理都知道,父親這些年不容易,從宗建高中時期,他母親去世之后,父親就一個人鳏居生活,不過有些木讷的宗建並沒考慮到這點,離夏倒是上了心思,她腦海中蹦現出一個念頭「爸爸的性生活如何來解決呢?」,沒來由的想到這個問題,她也有些臉紅,不過一閃而過,也沒太著心。



陪了一會兒,離夏抱著孩子隨著弟妹一起走了出去,妯娌倆閑散的走到了院外后面大槐樹下的人群里,離夏禮貌性的和衆人打了招呼,看到離夏抱著孩子,幾個農婦贊歎道「你看看,人家老舅家的兒媳婦,這小身段,嘿,城里人就是不一樣哦」,把離夏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一個胖乎乎的中年婦女喚道「在農村,可比不得城里,快,坐三嬸身邊來」,那個招呼離夏的婦人挺熱情的把離夏喚到了身邊。



人群里叽叽喳喳的把話匣子就打開了,說什麽的都有,「三嬸,你說那王老漢,公爹睡兒媳婦,嘿嘿,咱們覺得不咋地,可人家倆人還都不錯」,「老嫂子啊,這年頭這事不新鮮了,咱們還拿它當個事,你看人家公公和兒媳婦,不說滿面紅光的也差不多,兒子出外打工蒙在鼓里,人家過的那小日子可美哩」。



幾個婦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起「公爹扒灰」的事,講的還挺上口的,說說笑笑中就打發了時間,離夏聽了她們說的這事,心理異樣了一陣,「剛才電視里說的老年人的生活問題,這性生活不也是老年人生活的組成部分嗎!也不知道公公...」,正胡思亂想著,耳邊傳來了一聲呼喝「哎呦,不是老舅嗎,今兒個過來給你姐過生日來了」,「哦,是啊,老姐兒幾個都在這歇著呢」魏喜客氣的對著槐樹下坐著的婦人們說道。



「今兒個天還真不錯,現在日頭打出來還不熱,過了十點就不成了」魏喜說這話,坐在了離夏旁邊,「老舅啊,咱哥倆下盤棋吧,有日子口沒下啦」一個和魏喜歲數差不多的人說道,「好啊,你拿棋去吧,咱哥倆殺兩盤」魏喜笑著說完,看了看自己的孫子,越看越愛,時不時的用手捏捏孫子的小臉蛋。



這個時候,弟妹家的孩子鬧了起來,哇哇的哭,弟妹看了看,嘴里嘟哝著「又餓了,剛不是吃過了嗎?」,人群里有人說話了「孩子小啊,哪有個準頭,餓了你就喂呗」。



農村里沒那麽多的講究,弟妹撩開自己的大體恤衫,一翻胸罩,就把那女人肥白之物掏了出來,塞到了孩子嘴里,孩子哇哇喚著,鬧騰了一陣才算消停下來,可這邊鬧換,那邊倒勾起了另一個小孩的警覺,似乎是配合般的,離夏懷中的孩子此時也踢騰了起來,離夏見狀有些不好意思,當著這麽多的人的面,可看了看弟妹那份自然而隨意的樣子之后,自己也就漸漸釋然。



農村的村風淳朴,沒有那麽的顧忌,不像城里人有那麽多的彎彎繞繞,也就入鄉隨俗的解開自己的外衣,輕輕的撩開胸罩,肥白的乳房被纖嫩的手指輕輕壓著乳頭,放到了孩子嘴中,吃到了母乳的幼子,隨即安靜了下來。



見狀魏喜側了側身,把臉背了過去,人群沒有因爲孩子的啼哭而打斷,還是那樣隨和自然的聊著,離夏心理能感覺到鄉民的純情,不知道人群的誰喚了一聲「老舅的孫子夠聽話的,一吃娘奶就安靜了,你看你侄媳婦家的,今天是老實的,往常啊,可鬧啦」,隨著那人說話,魏喜也很自然的轉過了頭,看了看侄媳婦家的孩子撲騰著吃奶很不老實,自己家的孫子則是老實的趴在媽媽懷中,雖也是有些玩鬧,但還是很老實的。



不知道是感覺自己的爺爺再看自己還是咋的,小孫孫魏誠誠竟然側頭沖著自己爺爺笑了笑。「嘿嘿,你們看那小家夥,還真招人愛哩」,三嬸離的近,看的仔細,她一說,離夏更成了焦點人物,此刻懷中的孩子歪著頭,把她那蒲白的胸脯子展了出來,豐滿肥沃中熬挺著,孕奶時期的鼓脹,暗肉色的乳暈清晰的鋪在山峰上,那高聳的一點就是那樣直接的映入了大家的眼簾,魏喜這個時候,眼中正好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老人也是心思活絡,好心的他把手遞了過去,撫弄了一下孫子的腦袋「這孩子聽話還真不是說的,恩,小家夥,快吃吧快吃吧」似是對著鄉衆說又似是對著自己的孫子說,離夏的臉微微一紅,攬過了兒子,繼續喂奶。



沒一會兒那個老哥就把棋子和棋盤拿了出來,魏喜接了過去,到一旁殺將去了。婦人們還是七嘴八舌的說著鬧著笑著,剛才的一幕就那樣正常而平淡的過去了,誰也沒有多心。



奶完孩子的離夏整理好衣衫,隨著婦人們閑聊,時間也慢慢的打發著,轉眼間就幫近晌午,大夥們也散了,弟妹陪著她,起身離開,離夏走的時候,掃了一眼公公魏喜「爸,玩完這盤棋,一會兒回去吧」,魏喜看著棋盤低頭哼了聲「恩,你們先走吧,下完這一盤棋,我就過去」



妯娌倆說著話回到了家中,大表嫂等人在廚房里忙碌,她們倆人也幫不上什麽忙,複回到內屋,此時,宗建和姑姑閑聊著,看到離夏回來「夏夏啊,來,上姑姑這來,小家夥還聽話吧,你看啊,有了孩子,人都憔悴了」,離夏走到了姑姑身旁,陪著姑姑撈了起來,溫馨的場面,慈祥、安逸、隨和、自然,有親情、有關心、有感人的話語,一切的一切,那是城市離沒有的,在這一刻,離夏真的很高興,濃濃的鄉情,是那麽的率真,彼此間的心貼的很近,很近。



中午大家吃了一頓生日團圓飯,男人們喝酒喝的美了,女人忙碌中也是笑顔如花,返家的途中,離夏和宗建還沈浸在開心的回味中,父親喝的有些多,沒有隨著離開,讓他從姑姑家住兩天,總是一個人在家也很無聊,散散心也不錯。



恬靜的鄉村生活隨著車子的行駛漸行漸遠,嘈雜的城市里,那宣泄繼續進行中,「還是農村安詳啊,心都放下了」離夏沖著宗建淡淡的說著,倆人一句半句的說著,這樣的交換一下感情,時不時的體會一下,對于城市中生活慣了的人來說,是一種不錯的享受。



回到家中,孩子還在熟睡,上午連玩帶鬧的,沒休息,孩子是真困了,看的出來,從下車到上樓,顛簸中都沒有一絲醒悟的樣子。宗建和離夏兩口子端詳著兒子睡熟中的樣子,相互之間會心的笑了。那真是不養兒不知父母恩,不當家不知柴米貴。



華燈初上,夜幕降臨,父親打來電話「咳咳,啊建建,中午爸爸喝多了,你也別管了,明天爸爸就回來了」,然后就放下了電話,宗建和離夏交代了一下,明天打算去姑姑家接父親過來住兩天,總是叫他一個人住在鄉下,自己心里也覺得對不住他。



離夏勸了勸丈夫「你呀,也不會和爸說什麽,明兒個爸來咱們著,我說說,都不是外人,讓他別那麽操勞,兒女都大了,該享受生活就享受生活」,宗建符合著「對,對,就是你說的這些,看我這拙嘴笨舌的,還是你合適和父親說」,「哼,知道我的好了吧」離夏撒著嬌說著。宗建見狀有些癡迷的看著妻子,然后拉住了離夏的手輕輕的攬到懷里,默不作聲的撫摸起那滿頭的青絲,順著青絲而下隔著衣物,撫摸到了離夏的臀部,完美的身體雖包裹著衣服,但那份彈性卻是衣服阻擋不住的。



離夏微微閉著眼睛,任由丈夫對自己的愛撫,彼此間不必過多的言語,一切都在默默的進行著,倆人的腳步滑著滑著就滑進了臥室,隨之而來的是那滑落的衣物,悄無聲息間,彼此就赤誠相待了。



白淨微胖的宗建雄壯有力的抱著嬌小妩媚的離夏,久違的感覺慢慢襲來,誰也沒有刻意的控制自己的情感,任由心底深處潛藏的欲望泛濫著,「哦,壞人,輕些吮吸」離夏嬌口微張輕輕喚道,「你也想了吧」宗建手撫美人濕處,那淺草戚戚中微亮散發著柔美的光輝在召喚著他,召喚壞人去一探深淺。宗建右手勾起了離夏的左腿,怒聳的爆陽早已猙獰無比的抖動個不停。



沒有再拖曳,宗建勾著身子,順勢而上,怒龍粗實的帽冠順暢的抵在花莖幽口,身子往前稍稍頂了頂,那輕微的撲哧聲微不可聞的就冒了出來,「哦~恩」離夏擅口微張,舒服的哼了出來,接著,宗建挺起發福后的肚子開始大力伐撻起來,順暢間毫無阻攔般的腔肉濕滑的緊裹著他的陽物,那滋味真的是無比美妙,溫柔鄉里英雄冢,即便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夫妻間敦倫之事也是妙不可言的。



行將舒緩,深入淺出,宗建一下一下的推著身子,每一次都保證能和離夏緊密的結合在一起,離夏微微陶醉在丈夫的懷中,那迷人的臉蛋挂著酒后的紅暈,有時候,宗建自己都在想,如果對著那臉蛋使勁捏的話,會不會捏出水來!這個問題在夫妻房事時,總環繞在他的腦海中。



因爲孩子的緣故,長久的禁制,一經打開,如決堤的河水般,再也不受控制,漸入佳境的兩個人,忘情的開始放縱著,彼此之間享受那相互之間的快感,啪啪啪的聲響在臥室中傳了出來,飄蕩在屋子里,燈光的柔美,夜色的幽藍,遠處傳來的廣場音樂,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了,都熟悉了。



瘋狂之后,宗建和離夏舒暢的洗了個澡,奔馳一天了,也累了,倆人依偎著漸漸入了夢鄉。



宗建醒來時,天光放亮已然小八點了,「寶寶,看爸爸這個小懶蟲,快起來啊,太陽都曬屁股了」離夏哄著孩子沖著宗建說道,宗建一骨碌坐了起來,把嬰兒床旁邊的尿布拿了起來,走向浴室,「先放到那個盆子里吧,別洗了,趕緊吃早飯吧」離夏囑咐著說。看了看盆子里堆放著零散的幾塊尿布,宗建本打算洗洗,經妻子一說就放下了。



離夏說道「剛才你沒醒時父親打來電話,說回來,不用咱們去接,豬子送他回來」,「哦,嗨,爸也是,去姑姑家住兩天,又不是沒地方,就是閑不住」宗建吃著早點說道,「對了,中午的話,叫豬子別走了,在咱們吃吧」,「恩,那是肯定的,來了還能不吃飯啊,我呀一會兒買點菜,順便買幾瓶牛欄山,爸愛喝這個,讓他從咱們這多住幾天,別走了,一個人在家冷冷清清的」離夏哄著孩子說道。「哦,就這麽辦」。



吃罷了飯,宗建開始打掃家里的房間,臥室、廚房、客廳、浴室,又吸又擦的忙碌了一氣,這好歹一鼓搗,一個多小時就過去了,「你看看我,瞎忙活忘事了」宗建拍著后腦勺說道,「呵呵,又怎麽了」離夏給孩子喚著尿布,宗建走了過去幫忙拿出尿不濕和芥子「呵呵,拉了一褲子啊,這小家夥」,給兒子一邊擦著屁股一邊逗著兒子,「嗨,我忘了打電話了,告訴豬子別回咱老家了,讓他直接開車過來,給你芥子,我現在就打過去」把準備好的芥子遞給了妻子之后,宗建撥起了豬子的電話。



嘟嘟嘟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喂,老叔啊,剛出來,什麽事啊」,「豬子啊,你別回老家了,就直接上我這來吧,把你老爺也接過來,你嬸菜都買好了,知道嗎」宗建對著豬子說道,「哦,行了,你別管了,我拉我老爺過去」那邊豬子說道。豬子是宗建大伯的孫子,跟宗建歲數差不多,昨天去姑姑家過壽禮也是沒走,今兒個一就手的拉著他老爺魏喜來了,其實如果不是輩分的關系,宗建和豬子就跟親兄弟一樣。



「剛才說什麽了」離夏關心的問著,「哦,我告訴他別回老家了,直接來這,省的慌里慌張的,不吃飯就走」宗建告訴妻子說,「恩,今兒個天氣預報說還有雷陣雨呢,看現在的天氣,別說啊,有點陰,我還就得趕緊去,趕上雨就麻煩了」離夏說道。



「那你去吧,我看著孩子,走前帶把雨傘啊」宗建從妻子手中接過孩子,「不用,一時半會下不起來」說著話離夏走進臥室換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又穿上一條黑色的連褲襪,稍事打扮一下走了出來「孩子我喂完水了,昨兒晚上鬧醒好幾回呢,你哄哄他,睡覺的話就別管了,對了,把陽台的衣服收起來吧,暫時也沒有洗換的衣物」,離夏走到門口換上了涼拖推門走了出去。



宗建剛要呼喚妻子忘記帶傘,離夏已經下樓了,他只好哄著孩子在客廳里踱來踱去的,「白天睡覺,晚上折騰玩,哎,還真是不當父母不知道養兒辛苦啊」宗建抱著兒子晃悠著自言自語。



沒一刻鍾,孩子就睡著了,此時外面也徹底陰了下來,安頓好兒子,宗建急忙的上陽台上把妻子和自己的衣服收拾起來,疊好放到櫃子中,然后回到陽台望著外面黑沈沈的天色,雷陣雨還真是說來就來,他打開窗子,一股狂風呼嘯著撲了進來,帶著些許的淡淡泥土味道,隨著轟隆轟的暴雷,外面噼里啪啦的下起了瓢潑大雨,雨點子隨著狂風暴雷毫不客氣的卷了過來,宗建趕緊又關上了窗子,然后跑進臥室,兒子居然一點沒有感覺,你外面雷聲再大,我就呼呼睡覺,嘿!



樓底下什麽也看不到,宗建心理嘀咕著,妻子沒帶雨傘,要是在路上的話,肯定挨個透心涼啊,大雨下了小半個小時稍稍示弱了一些,這個時候,門響了,宗建聽到響聲,透過貓眼看到是父親和豬子,趕緊把門打開「沒事嗎?外面那麽大的雨,今兒個這天啊,真不行」,「哦沒事沒事,我車里有傘,走到半路上下了起來,車速不敢太快,呵呵」豬子甩了甩雨傘和魏喜走了進來。



「恩,小夏呢?」魏喜問著兒子,「哦,出去買菜了,估計是躲雨呢,這不我打算雨小了出去接他」,「哦,孩子睡覺呢?」魏喜望了望主臥室里的嬰兒床,「恩,昨天夜里鬧騰的,現在忍不住了,打雷都沒醒」,「呵呵,和你一樣,睡覺死沈死沈的」魏喜沖著兒子笑著說。



又過了十多分鍾,雨勢已然奚落,變成密密麻麻的小雨,「今兒個的天氣預報還挺準的,雷陣雨轉小雨,我看差不多了,你們待著,我出去看看」宗建拿著雨傘走了出去。



半個多小時的瓢潑大雨,街道積水相當多,水嘩啦嘩啦的流向排水溝,出了小區,走了大約半里路的樣子,來到了市場,左右尋覓中一個聲音傳了過來「這里呢,在這里」,宗建轉過頭看向一個蔬菜攤,妻子正在那里避雨,「叫你不帶雨傘,這回好了」宗建呲牙咧嘴的說著,「那麽大的雨,就算拿了傘也不濟事」離夏白了宗建一眼,「哈,老公接來了,快去吧」蔬菜攤的李嬸說道。「回見吧李嬸」離夏打了招呼就隨著宗建走了



雨已然變得淅淅瀝瀝,倆人依偎在傘下,趟著水,感覺是那樣的浪漫,此刻柔情無限,有一絲煙雨朦胧感!


评论加载中..